智能问答 | 无障碍浏览 | |
当前位置: 首页 > 回应关切 > 资源保护

华南植物园升格为“国家级”后,将让更多珍稀濒危植物重返自然

来源:羊城晚报发表日期:2022-07-19 08:43:06

最濒危的植物,在科学家的努力下,正在重新盛放。

让它们被保护、繁育、实现野外回归,华南国家植物园承担着拯救生命的重任。

7月11日,华南国家植物园在广州揭牌,与北京国家植物园一南一北,遥相呼应。在这个世界最大的南亚热带植物园里,珍藏着植物王国皇冠上的瑰宝,也珍藏着一个个关于拯救的故事。

生物克隆,拯救报春苣苔

报春苣苔的发现和保护,是一段持续了上百年之久的历程。

1881年,一个名叫亨利的美国人,在粤北连江流域的石壁上发现了一种美丽而神秘的不知名小花。1883年,英国人植物学家汉斯发表了相关论文,引起科学界的关注。

但是,在此后百余年时间里,再也没有人见过这种小花,它一度被认为已经灭绝。

直到上世纪90年代,它才在广东连州重新被发现。当时,报春苣苔仅有三株,根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标准被列为极度濒危状态。

2002年,其时的中科院华南植物园科研人员开始了报春苣苔迁地保护研究。由于报春苣苔生长在石灰岩洞口的峭壁上,二氧化碳浓度很高,没有蜜蜂承担传粉的工作,物种如何存活并产生后代是当时科学家们心中的疑惑。科研人员发现,报春苣苔的花瓣落下时,会引发雄蕊和雌蕊之间的碰撞并因此而产生种子。此后,他们利用固定的方法让花瓣不脱落,发现报春苣苔果然无法产生后代,进而确认了这一奇妙的传粉机制。

报春苣苔

基于这一发现,科研人员转变了传统思路,从2003年开始尝试用生物克隆技术培育报春苣苔,舍弃传统的种子培育方式而选用叶片培育,成功掌握了报春苣苔快速繁殖及野外回归的关键技术。2007年,这一濒危物种成功实现野外回归。2021年,报春苣苔由国家一级保护调整为国家二级保护。

“怀集报春苣苔”,是报春苣苔的亲戚。在华南植物园科研人员的努力下,野外已经灭绝的它同样将重返自然。

濒危兜兰,回归野外

一株株婀娜摇曳的兜兰,在华南国家植物园的花圃中绚烂生长。

兜兰,由于其唇瓣呈口袋形状而得名,因着独特的造型、绚丽的色彩、持久的观赏花期而具有极高观赏价值。但是,由于生态环境的破坏以及人类过度采挖,兜兰现已成为世界上最濒危的植物物种之一,所有兜兰野生种均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附录I而被禁止交易。

“中科皇后”兜兰

多年以来,华南植物园收齐国产兜兰属植物27种和国外大部分原生种,总数达到79种(占全球72%),建立了兜兰种质资源圃,成为世界上收集兜兰种质资源种类最多的单位之一。

不仅如此,华南植物园还对彩云兜兰、杏黄兜兰、白旗兜兰等系统开展了种质资源调查、种苗繁殖和规模化生产,并对彩云兜兰开展了野外回归。

物种的拯救有赖于精细研究。由华南植物园牵头的“中国特色兰科植物保育与种质创新及产业化关键技术”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大花蕙兰和兜兰新品种创制及产业化关键技术”获广东省科学技术一等奖并入选“十三五”广东农业科技十大标志性成果。

镇园之宝,见证历史

获得拯救的植物瑰宝,除了珍稀的花朵,亦有国家级名木。

海南黄花梨是一种已在野外灭绝的珍贵树种,被誉为“红木界的国宝”,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植物,又称降香黄檀,由华南植物园豆科植物分类学家陈德昭先生于1963年发表。

海南黄花梨

早在1957年,高度重视经济植物研究与保育的华南植物园就在建园初期引种栽培了一批黄花梨,成功实现迁地保护该物种的遗传多样性。

当初一株株纤细的小树苗,如今已长成一棵棵参天大树。其中最大的一棵位于蕨园,胸径达69厘米。按市场价格计算,其价值达到了数亿元,是华南国家植物园中名副其实的“镇园之宝”。

另一棵珍贵的“镇园之宝”则是望天树。

1975年,望天树在我国西双版纳被发现。该属共有15种,唯有望天树是在云南热带雨林才生长的特产珍稀树种,对研究我国热带植物区系有着重要意义,现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

华南植物园科研人员早在1975年就从云南采集了这种珍贵树种的苗和枝条,1976年再次从云南引种了两株小苗,其中一株于1981年种植在珍稀濒危植物繁育中心的活植物标本园,现已长成参天大树。树干挺拔,高达二三十米,胸径45厘米,即使深藏在植物标本园里也隐藏不了它隽秀挺拔的身姿,是华南植物园珍稀濒危植物成功迁地保护的代表植物,见证了华南植物园珍稀濒危植物迁地保护的历史。

植物保护,不看“价值”

在华南国家植物园里,还有很多关于植物拯救与野外回归的故事。

目前,华南国家植物园迁地保护的珍稀濒危植物达643种,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有337种,包括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望天树、东京龙脑香、坡垒等52种;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报春苣苔、虎颜花、广东含笑等285种。

华南国家植物园专设的珍稀濒危植物繁育中心占地20公顷,共收集了超过230种珍稀濒危植物,是我国规模最大的珍稀濒危植物种质基因库之一。在建设目标中,华南国家植物园提出,不仅要使华南地区珍稀濒危植物的95%得到有效保护,还要实现20种珍稀濒危植物的野外回归。

“每一种植物的保护,并不是因为它有什么价值,往往是你现在还不知道它是否具有某种重要的价值,但是野外的个体非常少,我们就应该进行保护,否则以后一个物种没了,那就再也不可能再有了。”华南植物园园艺中心副主任、高级工程师宁祖林说。